爱尔眼科“疾驰”后遗症

原标题:爱尔眼科“疾驰”后遗症 1月8日.

原标题:爱尔眼科“疾驰”后遗症

1月8日,知名眼科医生陶勇就抗疫医生艾芬和爱尔眼科医疗纠纷事件发声,称决定和艾芬老师一起,为减少视网膜脱落患者努力,希望成立“爱眼底”公益项目。

艾芬医生致谢并表示赞同成立公益项目。同时,爱尔眼科医院在陶勇医生该条微博下回复称,全力支持其倡议,愿意与艾芬老师、陶勇医生一起为高度近视眼底患者的眼健康做出贡献。

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午间,艾芬医生在澄清说明中直言,希望爱尔眼科医院悬崖勒马,不要以为拉拢或者团结了多少势力就可以压制民众维权,并称2021年将为真相和正义声音。

各执一词、调解未果、持续发酵,这场医疗纠纷的“罗生门”陷入僵局。

真相犹未可知,但单从股价上来看,爱尔眼科的反应之快速和否认之坚决,多少降低了这一“黑天鹅事件”对公司在二级市场上的影响。只是这些举动也并非成功守住了品牌形象,只有一两天的自查被质疑不真诚、难有效。可想而知,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爱尔眼科都将陷入信任危机,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成为压下股价的“巨石”。

01 快速回应

但单从危机公关角度来分析爱尔眼科的此次应对之举,可谓是反应迅速、态度坚决。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质疑,自己右眼视网膜脱落是因为此前在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做的白内障手术,存在检查不仔细和过度医疗问题。

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

当天晚上,该医院在微博上发布否认声明称各环节符合医疗规范。2021年1月2日凌晨2:43,爱尔眼科集团发布声明称高度重视该事件,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并于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

1月4日一大早5:54,爱尔眼科集团公布调查结果,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以及医院提供的白内障照片是真实资料,同时指出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存在仅有术后第一天复查记录、未明确交代术后复查时间、术后其他时间复查未挂号、未作病例记录等问题,承认在此次事件上有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责任心不强的问题。

当天下午,艾芬在微博上回应,认为爱尔眼科避重就轻、推卸责任,并称将会一一公布证据。

当天有回应、隔天出结果,可谓雷厉风行,尤其是作为上市公司,敢以这种速度和态度发声,确实并不常见,但这也符合爱尔眼科对外宣传或是处理投资者关系时的一贯风格。

毕竟这家上市10年股价上涨30倍的明星公司,拥有着一位敢喊出“眼科医疗市场没有天花板”、“打造横跨亚欧美眼科帝国”的董事长,以及一位会在公众号上评论出“正视歧见”,“与子同袍”等话语的网红董秘。

但和A股市场上股价的快速止跌反弹不同的是,关于爱尔眼科的舆论风向却走向了不利一面。

首先,是对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质疑。武汉爱尔眼科自查没问题,爱尔眼科家集团自查出小问题,那三方机构或者官方机构是不是会查出大问题?

这进一步演化为对爱尔眼科处理整个事件的质疑。一天的时间真的能查明真相么?还是只是做给公众看而已?前期双方肯定已经进行过多次沟通,为什么现在才成立调查组?再加上艾芬医生持续地对回应逐条驳斥,以及透露出的“不要私底下聊”、“没有眼科医生愿意公开说话”等细节。

这不仅衍生了公众间对爱尔眼科蔓延开来的信任危机,更是将大家的目光聚集到更深层的致命点,如爱尔眼科绑定业内专家和公立医院的发展模式是否合理,甚至如何避免民营医院过于趋利误导患者等。

反过来想想,如果爱尔眼科不是一语否认,而是诉诸独立的三方机构或是权威机构,静候调查结果,或者害怕诸事出现反转的声音又会再等等。

但仅这个中间的时间成本就难以估量,医疗事情的复杂性又或者导致最终难以盖棺定论,爱尔眼科可能并不敢等,2021年开盘首日,股价的暴跌就让上市公司市值缩水了275亿元。

如今骑虎难下,此次纠纷将成为悬在爱尔眼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犹待靴子落地。

02 急速扩张

据媒体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莆田系”为代表的社会资本进军医疗市场,在各大医院开设“老中医”、性病门诊等。九十年代,公立医院兴起“科室承包经营”模式,“莆田系”承接了皮肤科、男科等创收能力较弱的科室,进入快速发展期。

差不多相同时期,爱尔眼科的创始人陈邦和李力进入医疗行业,并选择了高度依赖专业设备和医师的眼科。1997年,陈邦首付3万元,分期付款买回一台德国白内障治疗仪,与长沙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成立白内障治疗中心。

2000年,国家监管部门整治公立医院“院中院”;次年,陈邦收购长沙钢厂职工医院,创立爱尔品牌,并陆续在沈阳、成都、武汉等城市开设分院;2009年,爱尔眼科成功上市,但19家子公司中有6家处于亏损状态。

上市以后的爱尔眼科快速扩张,前期还较为平稳,主要通过自有资金或增发融资来完成并购或新建医院,平均每年新增约7家医院。后期则更为激进,通过设立并购基金撬动杠杆资金,新建医院或收购规模小、盈利差的眼科医院,孵化3-5年,待盈利稳定后注入上市公司,每年新增30多家医院。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底,爱尔体系下共有665家医院(国内558家,海外107家),其中,上市公司体内已有226家眼科医院,并购基金旗下尚未注入上市公司的眼科医院还有332家。

在国内,患者对民营医院的信任度一直相对较低。爱尔眼科一方面招募多位权威业内专家,出任公司省级“总院长”,另一方面,与高等学府合办二级医院,加强学术背景。另一数据显示,2020 年,在爱尔工作的眼科医生超过 6000 人,约占全国眼科医生的 25%。陈邦梦想中的“眼科帝国”已初具雏形。

但这或许就是艾芬医生表示没有专业眼科医生站出来为其发生的根本原因,也让不少人发出“医生在医疗纠纷中维权尚且如此艰难,普通人又该怎么办”的呼声,进一步削弱了民众对爱尔眼科,甚至是民营医院的信任度。

同时,为了管理庞大体量的医院,爱尔眼科实施了“合伙人计划”和“双院长制”,一个是让核心管理人员和医生作为合伙人股东与爱尔眼科共同投资设立新医院,达到一定盈利水平后被上市公司收购;另一个是CEO负责制,主管日常运营的院长是一把手,主管医疗事务的院长是二把手,防止下属医院做大架空总部。

而这或许是艾芬医生所质疑的,以及爱尔眼科可能存在“逐利”现象的根本原因,在深度绑定的利益共同体,单一的业绩考核标准,以及医疗让位经营的组织架构等背景下,民营医院盈利和公益双重属性实难平衡。

03 按下“暂停键”?

说清楚了来龙去脉,再来聊聊这场医疗纠纷可能带来的后果,对于患者和行业来说,一定是一次警示甚至是肃清行业的良机。

一是让大众了解高度近视发生视网膜脱离的风险性,形成定期检查周边眼底的意识;二是让业内加强白内障手术周边眼底检查的同时,也让公众知情视网膜脱离这个手术并发症的存在。

这也是陶勇医生在微博发声音中所提的建议。在响应的回复中,有一条格外醒目:“因为艾芬医生的原因去做了散瞳检查,发现眼睛要激光治疗,医生问为什么突然想来,我说因为有人吹了哨,真希望艾芬医生也能拥有这份幸运。

那么,对于爱尔眼科呢?可能也会给一路疾驰按下“暂停键”。若是最终诉求三方机构或者权威机构形成调查结果,不论结果如何,都会要求爱尔眼科对白内障手术的风险预警、术前检查等流程进一步规范化,甚至是全部眼科业务。

要知道,在媒体查询出来的医疗事故以及负面新闻中,涉及了白内障手术和近视眼手术,后者主要表现为只鼓吹手术而忽视风险提示。如2020年7月,汉川爱尔眼科医院、成都爱尔眼科医院等多个爱尔眼科旗下医院公众号都发布了《裸眼视力将纳入中考评价指标》等相似内容的文章,随后教育部进行辟谣。

此前,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还曾发布含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持枪行进动态画面、称“激光近视手术是国家军检认可,国家体委、军委、教委等五部联合下文,通过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后,可以参加各类考试和当兵”,以及“爱尔眼科集团角膜库,手术成功率90%左右”等违法医疗广告,被监管叫停并处罚款10万元。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爱尔眼科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三大业务,屈光手术业务的15.41亿元、白内障手术业务的6.25亿元,以及视光服务的8.23亿元。

而对于爱尔眼科来说,真正的危机或是两点。一旦信任危机引发业绩危机,近在眼前的第一个“雷点”是上市公司快速扩张带来的巨额商誉。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多家区域性眼科医疗公司股权,商誉达到41.26亿元,比去年末增长56.41%。

另一个就是股价泡沫。要知道,投资者和资本市场愿意为爱尔眼科三千亿市值买单的原因,绝不仅是因为上市公司当前的业务规模,高速增长预期才是关键,而一旦这种预期被画上问号甚至是被证伪,才是对这只白马股的致命打击。

这并不是无关揣测。2017年-2019年,爱尔眼科屈光手术收入依次为19.31亿元、28.12亿元、35.31亿元,同比增速为69.23%、45.59%和25.56%;白内障手术收入由14.17亿元增至17.6亿元,同比增速依次为44.43%、9.01%和13.97%,增幅大幅放缓。

每当医疗纠纷发生之际,有几句话都会被人们重提,“从前古代药房门口会挂着但愿世上无疾苦宁可架上药生尘;现在药房门口贴着会员积分,买十赠五消费满58送20个鸡蛋。”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即便这种理想状态难以实现,但也不应该被全然抛却。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