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的精神

取火 李汶轩/文 南洋理工大学 一度风靡.

取火

南洋理工大学

一度风靡动漫界,掳掠全球人心的《鬼灭之刃》动画电影,再次以“无限列车篇”闪亮登场,仅在10天内就打破100亿日元(约1.28亿新元)的票房,并刷新纪录,超越昔时人气电影《铁达尼号》,无疑暗藏玄机。

脍炙人口的动漫故事《鬼灭之刃》能有如此斐然的成绩,关键在于其撼动人心的故事情节,唯美独特的人物写照,以及敏锐的触觉,揭露人鬼之间彼此挣扎求生背后的残酷现实与不公,由揪心的战斗场面和主角灶门炭志郎等人的遭遇,演绎一场惊心动魄的鬼杀篇;加上听了令人泪眼潸然的主题曲《红莲华》(Gurenge)和无限列车中的《炎》(Homura),因此来势汹汹,席卷了动漫界。

作者将可恨的现实赤裸地摆在观众眼前,使灶门炭志郎等主角置之死地而后生。《鬼灭之刃》的故事既彰显勇者的精神,亦是噩梦的起点。历经无数的羁绊,人物的悲剧点燃了生命的烈焰。昨日明明还和自己欢声笑语的兄弟姐妹们,如今却死于鬼王的毒害下,而幸存下来的妹妹祢豆子也逐渐被鬼化。面对眼前的一切,让灶门炭志郎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为了拯救豆子妹妹,并报灭亲之仇,加入了鬼杀队,最终结识使用雷之呼吸和兽之呼吸的伊之助和我妻善逸。

鬼杀队的设置极为巧妙,作者将鬼杀队的成员叫“柱” (Hashira),而每位柱不但练就一身绝世武功,背后其实隐藏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惨痛经历。尽管家破人亡,世间无所依靠,他们仍毅然地踏上这命悬一线的不归之路。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因为一切祸根始于懦弱无能的自己和鬼的出现,使他们落得举目无亲,有家归不得的田地,死亡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

作者对人物的描写别具一格,九位柱令人眼前一亮。不管是暴躁狂野的“风柱”不死川实弥,冷酷内向的“水柱”富冈义勇,还是飒爽豪气的“炎柱”炼狱大哥,都展露各自独有的风范和气质。作者使用柱一字,委实耐人寻味,含义深沉,他们既是精神支柱,生命的横梁,也是力量的核心所在。

贯穿全片的,是成为柱的炭志郎等人,面对接踵而来的无数挫折,以巍然屹立的求生意志,用自己的强大来维护他人的弱小,发挥牺牲小我的精神。这些救世济俗的悲剧英雄可谓危难间的中流砥柱,在捍卫宝贵生命的同时,也做出壮烈牺牲,从而传达生命崇高的价值与无私精神的传承。

生命的价值不单是个人的强大所体现,更是因为众人在背后的支持,和强者不断地救助弱者所产生的连锁效应,燃烧着自己有限而短暂的生命来照亮他人,换取众人更美好的将来,这个道理在故事里鲜明可见。

“救助弱者是身为强者之人的职责,理所应当”,一句令人震撼不已的说辞不禁让人感叹道:“若世间鬼不存在那该有多好。”

那鬼完全是邪恶的吗?片中常说道,鬼也是人幻化而成,在我看来其实人的遭遇与十二鬼月(被称为最强悍的鬼)的命运如出一辙,皆是人间悲剧。人与鬼的争斗也是善与恶的挣扎,人跟鬼在面对相同命运垂死挣扎时,善恶之分也逐渐模糊了界限。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灶门祢豆子。喜欢豆子妹妹不只是她那无以匹敌的萌样讨喜,身为鬼的她人性未泯,不但不吸血咬人,反而借助血鬼术的力量,在哥哥炭治郎与鬼胶着,命悬一线之时,用生命援助对方脱险。对亲友的信任和生命的顽强,使她在人鬼不分的世界中,依然保持一丝人性,命运仿佛在无数次不断求生与死神的战斗中,崩裂出在许多人眼里视为奇迹的祢豆子。豆子的存在意味着战胜鬼的希望,认可人类生命的可贵。

撇开煽情的故事不说,“无限列车篇”的动感画面延续第一集。栩栩如生的动漫效果和壮丽的画面,人物设计在取材用色面面俱到,画工精湛,甚至觉得一招一式、呼吸法等,以及精心设计的武打场面,可媲美金庸的武侠小说。只见主角炭志郎唯美的人生观及诸配角的悲剧命运交相呼应,如他在面对穷凶极恶的恶鬼时,极力挥舞着日轮刀,爆发出的赤火烈焰,在黑夜中绚丽地绽放希望的光芒。

笔者最喜欢的是炭志郎的同伴我妻善逸雷之的呼吸第一式“霹雳一闪”。仅学会一招的他,将其发挥到极致,出招时的神速犹如一道迅雷般的电光闪过,一眨眼就能将鬼斩首。

主题曲《炎》的最后一句歌词“将心灯用这份炎火给点燃,步往遥远的未”,深深地刻画出唯美的一刻,仿佛述说着那些舍身取义守护他人正义凛然的故事,拨动着观众的心弦。一段生命的结束点燃着另一段生命的诞生,折射到现实世界中的你我,何曾也不是这样,我们是否也不断地在为有限的生命奋发向前,为更美好的未来与现实战斗,实现我们来到这世界的使命?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